短短篇 漫画附送SS特别收录 五年画前

    台版 转自 百度nogamenolife吧

    录入:ad129953

    艾尔奇亚王国,史蒂芙的宅邸。

    看着在书库阅览书本的两人,史蒂芬妮·多拉—通称史蒂芙的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小问题……你们两位是从异世界过来这里的对吧?

    是啊,所以呢?

    视线没有从书本上移开的空平淡的回应。

    那个,难道你们不会想回去原来的世界吗?

    若是突然被流放到异世界-

    史蒂芙想像着如果自己会有什么反应。那是个文字无法解读,从构造上就有着完全不同文化的世界。

    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以及房子,自己的常识也完全派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肯定打心底想要回去吧。

    虽然史蒂芙是这么想,不过空跟坐在他膝盖的白却是——

    想都没想过。

    完全、不想……

    一立刻如此答道。

    可以……问你们理由吗?

    史蒂芙想像这被放逐到异世界后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及足以压过那种恐惧和孤独感的理由。

    对原本的世界毫无留恋的两个人究竟有着什么想法,在意起这点的史蒂芙边害怕踩到地雷边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恩…

    空啪的一声关起本书,心不在焉的表示-

    我们原本所在的世界,不像这里这么美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我们经历过许多悲惨的事件,或光想起来都让人难过的事情,其中有着一个烙印在脑中无法忘却的记忆……总之,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那件事吧,所以我们没有任何不舍。

    ….跟右边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共同的记忆,无法忘却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那个悲惨、痛苦的记忆。

    …….若是很在意就告诉你吧,就当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空难过的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接着他一点一点的….

    开始述说那一天的事….

    五年前——

    日本国,东京都·千代田区·外神田。

    那是被称为趣都·秋叶原的热闹城市。

    形成黑白对比的兄妹身处位于象微该城市的中央大道,紧邻高架桥下的电子游乐场。

    一人是黑发黒眼,有着凶恶眼神,年龄约国中生的少年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白发红眼,应该是小学一年级的幼少女。

    能让他们两人花费将近两个小时的电子游乐场 的选物贩卖机台。(夹娃娃机)

    选物贩卖游戏。

    将夹子停在目标物品上方的游戏。

    ——应该说让许多人如此误解的游戏。

    但是这对兄妹,还很年幼的空与白却知道。

    选物贩卖机—其实是【对战游戏】

    客人与店员,零用钱与店铺的收益-严峻而充满现实感地赌上商品所进行的,是在游乐场中最炎热而且认真的比赛。

    完全抓不到东西就会失去客人。

    高额的商品简单被拿走则会使店铺亏钱。

    所以调整机台[爪子]的角度、弹簧的强度的手段就不多说了,要让目标商品在投入一定金额使其数度移动后,

    才终于产出【空隙】,还要能使客人使用超过进货买的金额。店员为此投入了所有自己培育的经验与知识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客人如何看穿店家的策略,躲开店员张设的十道、二十道陷阱,以低金额获得商品成了胜负关键,这正是如此残酷的游戏。

    ……即使如此还是有人会这么想?

    只要拜托店员帮忙夹就好啦、

    原来如此,真是会令人心头一暖的美好回忆。

    但是关于这个回忆,希望各位现在能仔细回忆一下。

    那应该是在各位使用了一定金额后才发生的事吧?

    没错,选物贩卖机游戏在回收原价后,店员甚至隐藏起真正的打算温柔对待客人,好让潜在的回头客增加,但看看隐藏在他背后

    那充斥资本和拜金主义的全力争斗,根本百分之百是场赌博!虽然,,,,,,,如此。

    哥,这边……结束了…

    脚边散落着多到无法拿取的布偶,年幼的少女-白站站空荡荡的机台前方如此宣告。

    没错,白就靠着不属于六岁这种幼龄该有的高等级计算,瞄准小扣子或布偶的缝线,精密而正确的操纵夹子,每一次抓取都获得复数商品,

    面对一道五百元能挑战三次的机台,她仅仅花了两千元,靠十二次抓取就全部扫光。不用说对店家来说亏大了。

    但真正的问题在于-

    那过来帮忙下,这家伙很强…

    边说边擦着汗的少年-空这边。

    已经把第一部机台扫光了。脚边跟白一样散落着大量箱子的空目前正在挑战第二部机台—但是第二部机台已经吞下五枚硬币,也让空感到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看到哥哥的摸样,白瞪大了眼睛低声说道:哥苦战中?真难得…

    是啊,似乎有空隙却找不到这个店员很强!

    面对强大的人,空露出大胆的笑容低语。

    而且负责摆放商品的店员则处于暗处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空的目标是某动画限定玩偶。

    人气作品的同时又是限定商品,使得稀少度也相当高,是只要转卖出去就能两人赚回本日付出金额是数倍,甚至数十倍的商品

    讲明白点就是用来吸引客人的商品。

    甚至有原本在物理上无法抓取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是!空边这么想边移动了视线。

    跟在注意空与白的店员一样。

    店员望向空的眼神充满了自信,表情更是游刃有余

    那不是会选择【物理上无法抓取】这类,低劣逃避手段的人该有的眼神,而是竞争者的眼神。

    内心满是自信、经验和尊重的男人才有的眼神,

    那名店员的视线无声的说着:如果抓得到就去抓给我看吧。

    空也露出锐利的眼神回应:很好!这就表示还是有留下弱点!

    白迅速针对机台性质在脑内展开算式。

    空则针对商品的配置思考变动式战略。

    一眼上去没有任何缝隙。

    虽然移动十次,二十次后就会出现看得到的弱点。然而那样就算抓得到也是超过原价的投资,换言之就算店员的胜利。

    所以有必要转换发想。

    没有一定要抓起来的必要-重点是只要让商品掉进出口就够了,然而找不到方法的空咬着指甲低语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!哥能瞄准…那边吗?

    白似乎从空的低语中找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持续在脑中进行复数计算的白伸出了手指。

    看着白所指的方向-空的脑中也浮现出概略-!啊啊,交给我吧。

    空边说边往第六枚硬币伸出手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花了三千元-机台在吞下对小孩来说很贵重五百元硬币后,就与音乐一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空与白各自把手指放在纵轴与横轴的按键上。

    没有打过照面,也没说从谁开始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空白

    对于结合两人才是一个的玩家【 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。

    店员那游刃有余的表情完全没变。

    但是空与白的手指也不带一丝迷惘。

    空正确无比-停下了往后方移动的夹子。

    在明显距离目标商品更加后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…呵。

    判断空出现失误后,店员忍不住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然而夹子接着就在白的操作下往右边移动,正确地把比起目标商品还要轻上许多的箱子上盖抓起来,就像是算好的一样

    不,应该说真的照着算计在走,上盖落在出口前方-没错。

    像是要把空所瞄准的商品和出口联紧起来。

    换言之-就跟桥一样。

    —什!?

    听着说不出来话的店员所发出的声音,这次轮到空与白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哼哼哼,真不好意思啊,店员准备挨店长的训话吧。

    空白

    …[ ]绝不会输….

    看着这么说的年幼兄妹

    ————!

    店员却是从喉咙发出与身分不合的凶恶吼声。

    在充斥着吵杂游戏音效的店内。

    间接、安静只属于这三人的激烈战斗。

    宣告这场战斗结束的声音

    也就是空的第七枚硬币被机台吞下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空与白两人手指流畅、坚定地动着。

    夹子往目标玩偶的箱子落下-

    然后擦过侧边

    接着 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箱子被推到,落在架起的桥上-

    …店员啊…

    你也算是强敌了。

    直直往出口滑去——

    看着那幅景象,兄妹边高举拳头边说道。

    这正是宣告客人胜利、店铺败北的动作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面对尽力战斗的对手,店员也…露出微笑。伸手拿出电话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!?为什么没去学校!?

    咦、什么?

    鸣鸣!?

    平日的上午。

    特别挑没有人的时间出门的空与白。也就是拒绝上学,有社交恐惧症的两名未成年人。

    这句突然从背后传来的话语,让吓了一跳的两人瞬间丢下————因为多到拿不了只能丢在那边散落在地上的商品逃走。

    空边逃变转头大声叫道:你这个混蛋店员!你的尊严丢哪去了!

    然而叫来铺导老师的店员-却是叹了口气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是的,那正是—

    属于真正的竞争者,应该说真正的赌徒—

    他露出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扭曲笑容平静表示:小鬼,不好意思啊,这个世界只讲求胜利啊。

    是的,这样就能避免被扣除了。

    在内心松了口气后,店员平静的,开始收拾散乱在地的商品…

    这正是年幼的空与白。

    之后成为都市传说的兄妹。

    赢过神,被拉来由游戏决定一切的世界〈迪司博德〉。

    最后终于成为神话的两人。

    空白

    身为人类种最强的玩家【 】

    也不曾获胜的游戏。

    哥、哥、白的…娃娃……

    …….可恶啦!那个老太婆到底要追到什么时候!啊,安心吧,白哥哥一定会逃掉然后回去收—

    等一下!不要跑!

    在逃离边叫边追上来的身影同时。

    空安慰着哭出来的妹妹,并在喷了一声后大声叫道:可恶!大人实在有够肮脏啊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没错,从来不曾获胜的游戏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在那天得知名为【社会】的游戏。

    叙说完毕后,空得到的回应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总之,那正是如此悲惨的事件。

    白的内心….受了…很深的伤…

    史蒂芙却是露出冷淡的眼神表示:虽然我有一半以上的内容都听不懂,不过我能理解到那时非常无聊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可能是在完全听不进去这种吐槽吧,空再次打开书本,恢复成用手撑着脸颊的读书姿势后续道:

    总之,之后我们就去把店里的商品全部扫光了。

    ……没错没错。

    虽然连续去一个星期后店家就撤掉选物贩售游戏机台了,不知道那间店的现状如何。

    ……复仇…成功。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露出恶魔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史蒂芙物理地硬挤出话语说道:……你们明明更加恶质吧。

    总之,绝不要与这两个人为敌。史蒂芙就这样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【游戏人生】附录SS 【完】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